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最羞耻时刻?特朗普遭遇集体讨伐,到底冤不冤?【外媒深一度】

  这两天,特朗普又凭一己之力上了热搜,占领了西方各大媒体的头条。

  “这可能是美国科学政策史上最羞耻的时刻。”9月11日,全球权威学术期刊《科学》杂志总编辑霍尔登·索普在一篇题为《特朗普对科学说谎》(Trump lied about science )的文章中,这样批评特朗普。

  


  这样严厉的措辞并非罕见。西方多家媒体及不少专家均对特朗普表示了不满,可以算得上是特朗普任期内一次严重的公关危机了。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一直想淡化它,我现在仍想淡化它”

  9月10日,CNN报道,特朗普承认了在美国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数周前,他就知道这种病毒是及其危险的、且可以通过空气传播、具有高度传染性。

  这则消息由曾经揭露水门事件丑闻的《华盛顿邮报》记者鲍勃·伍德沃德所披露。在他即将上市的新书《愤怒》(Rage)里,特朗普告诉他,“总统的工作是保护我们国家的安全”,然而事实上……

  


  2月初,特朗普曾告诉伍德沃德,他(特朗普)知道这种病毒有多致命,“要比重症状的季节性流感严重得多”。

  3月,特朗普向作者承认他对公众隐瞒了这一点,特朗普对伍德沃德说:“我一直想淡化它,我现在仍想淡化它,因为我不想制造恐慌。”

  同月,特朗普还在公开场合说青少年“几乎对新冠病毒免疫”,但私下却在伍德沃德的采访中表示:“这两天有一些惊人的事实出现了,不仅有年老的人感染,年轻人也会感染,有大量的年轻人感染了。”

  △ CNN发布的特朗普接受伍德沃德采访的音频配图截图。

  


  与书的内容同时公开的还有一段伍德沃德与特朗普的采访录音。这段录音让特朗普根本无从辩解,坐实了他对疫情“知情不报”“故意淡化疫情”“无视危机”的事实。

  一直以来,在公众的印象中,特朗普屡屡坚称“病毒将会消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并在关于是否佩戴口罩、如何防控等问题上也与医学专家意见屡屡发生冲突。这显然与书中呈现的——他对病毒一直有着详尽的了解且对疫情形势也有着准确判断的“事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所以,如果书中控诉的内容属实,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在一定程度上成了美国疫情蔓延的帮凶?明明可以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挽救更多的生命,却白白辜负了民众的信任,反而将大量精力浪费在与控制疫情无关的事情上,最终造成了现在630多万人感染,近20万人因病死亡的局面。

  


  《纽约时报》9月10日将特朗普的行为及后果比作司机超速驾驶致人死亡的“过失杀人”,指责其不是不知道危险,只是单纯的不在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则猛烈地抨击了特朗普,指责特朗普是“对美国人民生死攸关的背叛”,“几乎是犯罪”。

  这些谴责与疑问,让特朗普和他团队的竞选活动在距离11月最终大选只有50多天的时间里陷入了困境。

  特朗普回应:这是一次政治打压

  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根据CNN消息,特朗普本人回应称,这本书只是要“塑造”一个有违公众信任和基本职责的总统形象而已。

  9月9日,根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特朗普在一次活动中还抨击伍德沃德的新书“只是另一个政治打击”,并称在应对疫情时“不能表现出恐慌”。

  


  9月10日,特朗普对鲍勃·伍德沃德再次发起了反击,称如果总统关于新冠病毒的言论确实具有政治破坏性或对美国人的安全构成威胁,那么这位记者应该更早公布这些言论。

  言外之意就是,为何要到临近大选且疫情已经发展到今天的严重程度才披露这些内容呢?显然这位记者别有用意。

  特朗普的回应强调了三个方面。

  第一,这不过是作品形象塑造的需要。因为在2018年,伍德沃德还发表过一本名为《恐惧:白宫中的特朗普》的书,书中同样呈现了有关特朗普的负面形象。

  第二,特朗普认为自己“淡化”疫情的原因是出于对公众恐慌的控制,所以不能算失职。

  第三,鉴于作者本人早就进行了采访,但却选择在现在这样的关头发布消息,于特朗普的选情不利,所以这是一次政治打击。

  如此一来,特朗普就将责任甩给了披露的记者。

  白宫更是坚决地与特朗普站在一起。美联社10日报道,白宫新闻秘书凯莉·麦克纳尼试图用特朗普的行为来为其开脱,她称:“总统从来没有在疫情问题上对美国公众撒过谎。总统很冷静,他的行为反映了这一点。特朗普的行为表明其对疫情的重视。”她还解释说:“特朗普在1月31日就对中国旅客实施了旅行限制。”

  可是,然后呢?还有什么措施?

  西方媒体并不认可这些说辞。

  媒体集体翻旧账

  9月10日,BBC对此评论称,在危机管理上,领导人有责任令民众保持冷静,但是在避免恐慌和令危机恶化之间有一条微妙的界线。显然,特朗普政府并没有把握好这条界线。

  CNN的报道中引用美国前疾控中心主任托马斯·弗里登的话,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大流行的方式失败且缺乏应对措施,可以说是全球的落后者。在发生卫生紧急情况时,政府应该有一种明确且行之有效的沟通方式,同时应该做到做事正确、具有可信度、有同情心并引导人们做实际有用的事情,但特朗普政府无一做到,完全没有认真对待疫情。

  《华盛顿邮报》7月28日就曾指出,佩戴口罩是预防新冠肺炎最简单有效的手段。然而从一开始,美国在口罩问题上就磕磕绊绊。尽管这一局面是由政府混乱的指导方针、美国人对口罩文化的抵触、两极分化的政治状况共同造成的。但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拒绝戴口罩并轻视其他人戴口罩的行为,是重要原因之一。

  


  △ 5月21日,在密歇根州福特罗森维尔工厂时,特朗普不戴口罩与福特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吉姆·哈克特(左)交谈。

  针对在媒体镜头前不佩戴口罩的行为,特朗普还表示:“我就是不想让媒体高兴。”

  5月底,特朗普的竞选对手拜登出席活动时,他又在推特上嘲讽拜登戴口罩的行为。这些无疑给公众释放了错误的信号,引发了错误的示范效应。

  《纽约时报》也盘点了特朗普政府的误导性行为:继续举行大型室内集会,蔑视预防措施,不顾感染风险向各州施压并要求重启。

  英国《金融时报》则猛烈地抨击了特朗普将新冠病毒称作“中国病毒”,将责任归咎于中国,试图借此转移批评的甩锅行为。

  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与美国目前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国内的疫情防控已经取得了显而易见的成果。

  无论是建立联防联控机制还是提出精准的防控要求,无论是运用互联网技术进行监督防控还是运用中西医组合疗法,目的都是为了全力以赴救治患者,不放弃哪怕一个人,将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直到今日,中国几乎每位拥有智能手机的用户,还能每天接收到关于疫情信息的新闻资讯推送。从政府至人民,每个人都没有因为疫情防控已经取得重大成果而就此大意。

  美国的现实

  美国《赫芬顿邮报》9日报道,美国儿科学会一项研究显示,新冠疫情大流行以来,美国已有超过51.3万名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由于学校复课以及恢复面授,在截至9月3日的两周内,超过7万名儿童感染了病毒,比该学会上一次的统计数据增长了16%。

  根据APM研究实验室8月中下旬发布的数据,在美国新冠肺炎感染及死亡率的种族分布上也显现出巨大的差异。其中,非裔、印第安人、拉丁裔美国人等少数族裔的死亡率分别是美国白人的3.6、3.4、3.2倍。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截至9月12日上午,美国新冠肺炎感染总人数已达6482523人,因病死亡人数193670人,24小时新增感染超4万人。

  这些数字没有一个不在警醒美国当局与民众,真的需要认真地对待这场疫情了。而这么来看,西方媒体和专家对于特朗普的指责,真的不算冤枉他 。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