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军事趣闻

紧抱美军大腿,世界唯一跪求外国指挥的军队,屈辱地活着比死了强

2021年05月04日120大千世界百度已收录

  原标题:紧抱美军大腿,世界唯一跪求外国指挥的军队,屈辱地活着比死了强

  美国的东北亚盟友中,日本有“美国殖民地”之称,也是唯美国马首是瞻,最为死心塌地追随而著称于世。韩国则更吊诡,本国军队的战时指挥权控制在美国军方手中,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例,尽管有美韩同盟与相关法律文件的加持,但这一举动仍被外界视为“丧权辱国”,半岛就因此多次痛批韩国是“美国的傀儡”。就一个主权国家而言,其武装力量的控制使用,战时指挥,本应是其内部事务,换句话说,就是“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可为何韩国却甘于交出军队的战时指挥权赋予美方呢?

  


  半岛战争爆发初期,人民军凛冽的攻势令实力孱弱,毫无准备的韩军一路败北,节节退却。1950年7月14日,委身于大田一隅的韩国总统李承晚,迫切想改变韩军在战场上的颓势,同时又想保住自己为之奋斗一生,来之不易的大韩民国政权。除了向美国政界寻求政治支持以外,他又致函时任“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表示称“在目前敌对状态继续之期间,把韩国海陆空的指挥权转让予美国。”

  5天后,麦克阿瑟回函表示接受,韩美两国在当年11月签署的《韩美协议备忘录》中对此明确规定“联合国军总司令行使对韩国陆海空的作战指挥权(其人事,行政,军需除外)。”至此,从半岛战争伊始到结束,韩国三军的指挥权一直掌握在美国人手中。

  1953年7月,为期三年的半岛战争正式结束,韩国随即在8月与美国草签了《美韩相互防卫条约》,此举喻示着美韩同盟正式缔结达成。1954年11月,两国又签署了《美韩协议议事录》,此文件标志着韩国三军指挥权从战时向非战时顺利过渡平移,继续由美国主导的所谓“联合国军”司令部所控制。

  1966年,两国又签署了《驻韩美军地位协定》,按照协议规定,韩国允许美军驻守在本国领土,并给予各种特权便利。如果说前者协议是国与国之间的正常盟约,那么后两者协议,让美韩两国形成了军事上不对等的条件,也就是今天美韩同盟框架下的“美主导,韩支援”的局面。韩军不仅变成了美军的附庸与随从,对于国家主权的损害也日渐加深。

  


  而这一切,除了美苏冷战中,韩国独特的地缘关系外,更与韩国应对所谓的“半岛军事威胁”有关。李承晚对半岛人民军的恐惧是烙印在了骨子里,而美国人同样也不对他放心,怕他再启战端,追求个人心中所谓的“国家一统”。所以郎有情妾有意,美国至此获得了战后韩国三军的指挥权,只不过,指挥决策机构从1978年之前的“联合国军”司令部变成了之后的美韩联军司令部。

  80年代中后期,随着韩国国力的迅速提升,以及民族主义情绪的不断抬头蔓延,上至时任韩国总统卢泰愚,下到韩国普通百姓,都向美国发出了移交韩国三军指挥权的呼声。美国这次罕见的答应了韩国人的要求,随即两国军政要员坐在桌上,开启了对指挥权移交的漫长谈判。1994年,多年磋商之后,两国终于就指挥权移交达成一致,签署相关协定。

  韩国人以为自己胜利了,但其实是被美国人涮了,协定中美国人移交的是韩军的“平时指挥权”,换言之,就是非战时指挥权。一旦未来韩国进入战时,其三军最高决策指挥依旧由美国人说了算,可怜的韩国人带着这种难以言状的心情走进了本世纪。

  


  2003年,左翼的卢武铉当选为韩国总统,他是韩国政界中,对外交军事等多方面著名的“自主派”代表人物之一。上台后,他在国防领域提出了“防务政策自主”,旨在提高韩国国防自主权,以期让韩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主权独立国家”。由于他对朝态度温和,继续执行前任金大中的“阳光政策”,朝韩关系一度向好,半岛局势也逐渐降温。加之美国此时的战略重心集中于伊拉克,阿富汗方面,无暇顾及东亚,针对韩国提出的移交战时指挥权也采取了默认态度。

  但问题是,移交战时指挥权绝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无疑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美国人不着急,但韩国人这方面却出事了。2009年,卢武铉因“朴渊次门”事件而被牵连,请辞总统之后又选择自杀,至此,韩国人距离最近的一次“战时指挥权移交”所做的种种努力,最终化为泡影,付之东流。

  


  有趣的是,爆发于2010年11月底的延坪岛炮击事件,武器装备,人员素质均优于半岛人民军的韩军,无论是战时回击还是战后结果,都被半岛人民军进行了一番赤裸裸的羞辱,上演了一出活生生的哑巴吃黄连。更有趣的是,如此奇耻大辱与美军掌控的韩国三军“战时指挥权”离不开关系。美军当时认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小规模冲突,用不着提高警戒级别,韩军则认为事态严重,必须提升到战时状态。

  两拨人在美韩联军司令部经过一番唇枪舌战,明辨出结果之后,才派空中力量前去支援,可此时战斗已经落幕,韩军已经被捶的一脸狼狈。韩国人既不敢向半岛人民军主动发起报复,又不敢向驻韩美军发出任何抗议,吞下苦果的同时,活脱脱像极了一只夹在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实在是滑稽可笑。

  


  随后的两任韩国总统,即李明博和朴槿惠,不仅对此置若罔闻,没有吸取教训进行深刻反思。居然还仗着美国的军事政治支持,继续对半岛采取强硬姿态,朴槿惠甚至都使出了所谓的对朝“绞索”政策。如果单单以“保守派”来称呼他们,未免有些过于轻巧,他们置韩国三军将士的性命,国家主权被肆意侵害于不顾。只为了一己私利和政治前途,摆出一副奴颜婢膝的姿态向美国主子示好,不仅荒诞不经,而且足可以成为韩国历史上的千古罪人。

  文在寅的上台,昭示着韩国政坛迎来了新局面,的确,作为卢武铉的好友与政治追随者,自然会就战时指挥权移交做出与前两任总统不同的表态及措施。不出所料,文在寅对此果然开始了行动,在多个场合向美国进行喊话,并发出磋商建议,但令人遗憾的是,美国人除了采用“拖”字决之外,更是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

  如驻韩美军司令罗伯特.艾布拉姆斯于去年11月表态称,针对韩方提出的于2022年移交战时指挥权的提议,他认为“为时尚早”。言下之意,即使到了2022年,战时指挥权你们韩国人想都不要想。美国的战略重心已经重返亚太地区,此时交出韩国三军的战时指挥权,岂不是自折一臂,所以雄心壮志的文在寅,对此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移交战时指挥权,对于韩国而言,既有利也有害,有利的一面是韩国可以完成对武装力量的彻底掌控,在国防政策和军事计划的制定执行上拥有完全的自主权。而韩美两军的关系也会随之发生变化,从之前的上下主导变为伙伴平行,同时又可根据的美国的切实需求,进行更全面,多方位的军事行动。而有害的一面是,这将是对韩国三军的一次巨大考验,长期美韩同盟情况下,两军分工情况不同。美军主掌纵深打击和战略威慑,同时又兼顾情报搜集,韩军对此大幅度依赖美军。

  尽管韩军国防工业发展迅速,军事实力不断上升,但情报搜集,指挥作战以及纵深打击能力均呈现出受限或能力不足的情况。一旦战时指挥权移交至韩军手中,出现的真空局面及如何填补,将是一个巨大的麻烦,故而,这是美军所担忧的因素之一,也是韩国军政两界“保守派”持反对移交战时指挥权的主要原因。

  


  如果说将战时指挥权拱手相让于美国,是首任韩国总统李承晚留给韩国人民最后“大礼包”的话,那么卢泰愚就是掀起这场国防自主权之战的首位勇士。进入新世纪之后的卢武铉,看似要赢得这场胜利,还韩国民众一个交代,可惜贵亏一篑。那么作为现任总统文在寅的种种努力,就显得有些回天乏术,生不逢时。身在东亚文化圈中的韩国,不会不清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千古哲理,可惜这一切都为时已晚,而战时指挥权移交则注定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